當記者雖才兩年多 但也看著一些金融機構改朝換代
董總來來去去
不管是屆齡退休 還是色彩不對被迫下台
這些人的名片 就默默地被放在一角
下了舞台 哪支電話 或許就再也不會打了

不是很喜歡參加所謂的交接典禮
因為當客套的典禮結束後
作為一個記者 理當先見新人笑
只看到所有人一擁而上 不著邊際的恭喜聲不絕於耳
剛接下印信的那位 笑得合不攏嘴

剛放下的那位 通常緩緩地離開
想要上前聊個幾句 卻只能問問以後要幹嘛
說不上幾句話 也許上台的那位 就要講些上版面的東西

你只能握握他的手 說聲辛苦了 保持聯絡
而你也知道 下一次聯絡 不知道是甚麼時候

那天 撥了電話給兩個以前的採訪對象
六十好幾的老人家 也還不算完全退下檯面
記憶力也好 都還記得我
以往就口若懸河的兩位
這回更是百無禁忌 沒有以往的顧忌
從中 感覺到一種 急於說話的心情
抓住難得的機會
趕忙把自己的回憶抽絲剝繭 娓娓道來
希望再發出一點微光

我靜靜地聽

之前訪問的另一位 在該體系工作也超過二十年了
對我欲探求的內容瞭若指掌 信手拈來
一段段歷史脫口而出
我從他的語言中感覺到愉快
我想 他對他的過去 有著驕傲 只是這段驕傲被時間消磨
我的這一通電話 可能給了他機會
去把這份應該要被稱羨的記憶 再度磨光

我靜靜地聽

聽他們分享 他們人生中得到的勳章



    全站熱搜

    iamdenn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