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 經過了時間的波折 還能夠留下多少當初的真誠?



Michael和Hanna 一個剪票員 一個十五歲的學生
原本以為會毫無交集兩人
從愛欲起頭 留下一段曾經是那麼純粹的感情
她帶他走進性愛的圓滿境界 他則為她朗讀 滿足他的心靈
或許這也是另一種的身心契合 
Hanna一定是不捨的吧 如果他知道 當他為了工作離開
下次的見面 卻會是經過了數十年後 
她或許還是她 但Michael卻可能已不是原先的那個十五歲少年



我原先以為 Michael會在審判上 告訴所有人Hanna身為文盲的真相
減輕她的刑期 但他卻沒有
是為了顧及她的感受嗎?或許是
但我記得Michael老師說過一句話 大概是這樣
"很多事情是否違法 是看是否違反當時的法律 而非以現在的觀點看"
可是當 Michael考慮說出文盲真相前
卻告訴他的老師"這說出去會對被審判的那方有利"
或許 Michael還有哪麼一點點的想法 
覺得Hanna的在納粹手下的做法是不對的 是不該被饒恕的
他也和每個人一樣 認為她該得到懲罰

也因此 即使他過意不去 她寄了錄音帶 花了多少個夜晚
為Hanna朗讀 甚至讓她開始學習閱讀
然而 這一份當年留下來的感情
卻在獄方希望他能幫助Hanna出獄生活時
讓Michael猶豫了 身為一個律師 面對一個因為納粹犯行而被判刑的女子
他能不同於其他人 寬恕她的作為?給予他有重生的機會? 
很遺憾 Michael不能跨出自己給自己的枷鎖
他記得年少時的美好欲望 但他做不到 跟這個世人所遺棄的女人有更深的接觸



那個疏離 Hanna看的到 就在他們多年後在獄中相見時
Michael那個眼神和手的溫度 
清清楚楚地告訴Hanna 這不是那個原本的少年了
他和一般人一樣 對於Hanna的所作所為 無法接受與容忍
長期的牢獄生涯沒有打倒她 但這樣的冷漠完完全全擊倒她

回頭看Hanna
在加入納粹衛兵時的作為
或許是錯的 但就如同老師說的那句話
當你的政府 長官 都告訴你 你的職責是看好囚犯 
而那些犯人 或許是敵人 是不須同情的人
她的盡忠職守 又何錯之有 Hanna不過是一個 為了生活而努力的人
相較於其他一起被審判的人 明知自己做錯事 想盡辦法推卸責任
甚至可以說 她不懂她錯在哪裡
或是說 到底她要承認甚麼 在這段其實沒人可以自外的歷史中
或許很難想像 但卻可以理解 
就是因為認為自己沒做錯事 所以在Michael也用和其他人一樣的眼神看著她時
才會對她 有那麼大的傷害
她雖是文盲 心卻更為清澈且單純 

其實 看似為愛朗讀的是Michael
可是 真正為愛 全心全意地 無私奉獻的 如一本書完全展示予Michael的 是Hanna
而用的 是自己的人生

 Kate Winslet的影后實至名歸 不論是欲望的低吟
或是閱讀的渴望 還有清澈的心靈 每個段落都絲絲入扣

而Ralph Fiennes雖然真的老了 但那雙眼睛戲感十足啊
看著就會令人心碎 無法想像蘊藏在裡面的 是多麼沉重的積累


    全站熱搜

    iamdenn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