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孟克柔對張士豪說的話



曾幾何時
對待到來的感情
我們不會那麼坦白 
用自己的武裝 保護著不受傷害
對方不知道你到底是誰 
看到的 也可能不是你的樣子
自己也習於 不讓別人看到真的模樣
或是 很有分寸地做著自己可以做 應該能做的事

謹守本分
不願說出 其實我要的很多 我很麻煩的!



難怪人都懷念初戀 也許也不一定是初戀
只是 當時的愛可以那麼簡單 純粹
敢說 敢作 因為沒甚麼可以失去 或是說沒想過甚麼會失去
可以勇敢的分享 我還是處男喔
能夠大聲的說 我就是想追你阿



克柔和士豪用腳清著地板上的信
好像在跳支雙人舞
一開始 我們也用生澀的步伐
一二一二地跳著愛情這支舞 
他會不會討厭我 她那句話有甚麼意思
每一個旋轉 每一個跨步
都是第一次 都那麼緊張

許久許久 在跳了多次之後
不知道 是不是很會跳了呢
還是其實一直在學 永遠也學不會

iamdenn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