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時間 不同的身分
會讓同一個地點 跟自己有了新的連結

這是我第三次到台壽保記者室發稿
位在站前壽德大樓的十三樓
我是一個記者 這裡對我來說
是一個適合發稿的地方

但壽德大樓 在高中的時候
是補習的代名詞
對於那個十五六歲的我
下了課 趕搭區間車到台北車站
晃去買30元的油飯或是50元的便當
然後和一群來自各個學校的眼鏡高材生 
親暱情侶檔 耍帥高中生 擠進同一個電梯
走進同一間教室
直到十點下課 然後整棟大樓在十五分鐘內歸於平靜

我曾和一個班上的流氓學生一起去補習
也曾和初戀情人在下課時在窄小的座位上聊天
(還因此擋到人被青....)
也偷偷的遠望那個坐在第一排的漂亮女生
更希望有個正妹班導(但沒有!!!!)

原本該停滯在每天五點的
青澀的高中生活 
因為補習延續 

因此 
即便我現在不記得郭洋講了哪些神奇的解題法
(可我記得他愛發五十元)
不記得張志成說了那些笑話
(只記得他因為當補習班老師買了天母房子)
但我仍然記得 在壽德大樓
有我某部分的青春 留在這裡

只是 現在的我 
和這棟大樓 有了新的連結 新的關係

iamdenn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