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立委諸公提出將雙卡(現金卡、信用卡)的利率限制在10%,以解救身陷循環利息,為數眾多的卡
奴,造成週四金融股大跌(我的選擇權.....),結果隔天在金融機構的壓力之下立刻大轉彎,暫緩將此案付諸委員
會討論,姑且不論此舉若成真,大開金融自由化倒車,國際上對於台灣金融自由化程度的觀感勢必大減,事實
上,這根本只是便宜行事的做法,沒搞清楚問題的癥結。
  我曾經也覺得銀行是吸血蟲,雙卡利率比起存款甚至放款利率高出一大截,簡直像是合法的高利貸,不過,這只是從數字上解讀(何況 你知道香港曾有60% 日本也有30%的利率嗎?),銀行在雙卡(尤其是現金卡)的發放上承受比一般小額信貸更高的風險,任何人都三分鐘發卡,立刻提領現金,就能像喬治與瑪莉一樣愉快:P,其中缺乏審核(但這也是現金卡受歡迎的原因),銀行為這筆借出款項所需提領的準備金也比較高(想了解的可打key word:新版巴塞爾協定),簡單的說,銀行了解也必須承受此筆帳成為呆帳的可能性較高,自然利率也會比較高(風險和利潤成正比),那麼,如果利率真的限制在10%會出現什麼結果,這幾天的媒體幫我們整理,不外乎想借錢的借不到,地下錢莊生意大好,銀行放棄個人金融,不過比起這些,我更好奇的是,當個人信用無法擴張,會對景氣有什麼影響,台灣目前進入零利率時代,什麼都漲只有薪水沒漲,電子業帶動的景氣復甦並沒有恩澤到每個人身上,可是週年慶買氣還是強強滾,錢從哪裡來,還不就是信用擴張,我相信也許不會是全面的,但雙卡的限制影響銀行發卡業務推動與意願,絕對會對民間消費產生一定的影響,這時就不是簡單的卡奴太多的社會問題了,甚至會影響GDP成長,在台灣出口逐年減少的狀況,民間消費是支撐GDP的重要項目阿。
  在呆帳與卡奴的問題上,反倒金融業者比較聰明(不過發卡的浮濫也是他們搞的),提高最低應繳,提供代償制度,若假設雙卡的利率是合理的,那麼該思考的是教卡奴怎麼還錢,而不是幫他還錢,或是要求負擔風險的銀行少賺點(給他魚吃不如教他捕魚嘛),事實上,在自由經濟的前提下,政府從近處著眼要做的應該是要求金融機構嚴格審核,長遠來看,把經濟搞好點,誰借錢會還不出來......


啊 下次有機會談談最低稅負制好了

    全站熱搜

    iamdenn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