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為了抓住些甚麼吧
畢竟過了今年 2010 雖然不是甚麼特別的年份
但這一年 即將邁入而立之年

很巧 剛好在跨年的前一個禮拜
睽違一久 我連續熬了三天夜

第一天是去星聚點唱歌
第二天是莫名其妙的玩個通宵的flash小遊戲
第三天則是打麻將

剛進報業時 莫名其妙地 幾乎每天都搞到兩三點才睡
現在回想起來 好像也沒做甚麼 但就是沒來由地 倔強地不願下線
不願關上電腦 好像不睡覺 隔天就不會來臨
但明明所謂的"隔天" 也沒有甚麼令我不想面對的事情

這是對時間的反抗嗎?

因為天色很暗 所以只好睡覺
因為天微微亮 所以必須起床
因為適逢周末 所以要散散心
因為年近三十 所以考慮成家

該不會 熬夜的本質 不只是熬夜
而是代表一種忤逆
好像 從時間之神哪邊 奪取了一點光陰
就算只是多上了五秒網 多看了一篇文章
多讀了三頁書 等到了窗外的雨聲

所以 我們對熬夜樂此不彼
因為夜深人靜的時候 好似不再被時間推著走
拿出珍藏的 竊取而來的那點時間
奪回片刻的自在

iamdenn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