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張忠謀老杯杯談到對匯率非常憂心
彭杯杯收盤立刻把新台幣打到貶值
告訴張杯不用緊張 有我彭杯在

晚上為了特稿的導言 想了很久
最後寫出來的像這樣

昨天兩個台灣產官界的代表人物—中央銀行總裁朋淮南及台積電董事長張中謀
為同一件事情煩心,也就是新台幣未來的走勢。


但當初我看完晚報後 最早的版本
寫出來的 其實是這樣

昨天兩個白髮蒼蒼老人,為著同一件事情煩心,也就是新台幣未來的走勢
他們是央行總裁朋淮南及台積電董事長張中謀。

是的 他們是老人 也都白髮滿頭 但我懷疑報社會接受這樣的寫法
更麻煩的是 當我寫到後面 回去看導言時

看到這句

兩個白髮蒼蒼老人,為著同一件事情煩心

我很難不想到 彭杯和張杯在工商協進會同桌吃飯時

張杯:彭老你最近好吧 有沒有甚麼煩心的事情
彭杯:一切都好 但就是晚上有點頻尿
張杯:哀 跟我一樣
彭杯:是阿 應該多吃點青花椰

老人會煩心的事情 我怎麼想都會先想到這條
實在是很難 很合邏輯地 說服自己
老人煩心的是匯率問題........(誰家有老人對匯率或台灣的出口憂心的?)

所以 我把白髮老人那段改掉了 不過 卻一直耿耿於懷
因為它們真的都剛好頭髮白白 這樣寫真的很順...........




iamdenn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