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兩個國中好朋友
換言之 認識都超過十五年了吧
一個叫獅頭 因為他的頭髮有點篷 
強項是英文不錯 有時候會自稱是英文權威
還有會畫漫畫 當年還利用幾個好友的造型與特性
畫了一些短篇漫畫
我們對於國中彼此喜歡那個女生 都一清二楚 還會拿出來說嘴 
現在他在台灣最大的電力公司做事

和他兩件印象最深的事情
第一是國中很愛聊天 我們晚上回到家 還會有電話聊個幾小時
當然是言之無物 有天她媽媽終於忍不住告訴本班兇惡導師
導師隔天上課把我們叫起來 問我們幹嘛學校講不夠
回家還要聊 "你們是GAY?"
當然我不是 ...應該也不是吧 雖然他選女友很挑 

另外則是畢業旅行 這個小孬孬竟然不敢單獨洗澡
身為好友又有包容力的我 只好陪他進去
好死不死 兇惡導師查房
"
怎麼只有兩個 其他人呢?"
外面的同學A "獅頭在洗澡"
"
那還有一個呢?"
心想怎麼都瞞不過 我只好老實說"我在裡面"
我想老師在外面應該很慌吧
"
幹嘛兩個人洗澡 快點出來"
然後劈哩啪啦念了一堆 就跑了

這兩件事我現在想起來都還是覺得好笑

而他家人也都很好 打電話去 他媽媽都記得我
總是會要我幫他兒子介紹女朋友
前幾個月 甚至想幫我介紹獅頭的表妹給我

而另一個叫帶衰 目前在電子業做事 有時候會放無薪假
跟他一直到國三才比較熟 因為他是別班的 不過臭味相投 是個老實人
但當年常常衰到別人 所以我們叫他帶衰
做事很認真 當年也是我們之中成績最好的
而且很樂於嘗試新事物 例如最近的嗜好就是攝影
但我總是抱怨他只會風景照 人物照的構圖很爛

我們總是虧他一定常擔任學校的康樂股長
但言下之意是說 他的笑點很難笑 我和獅頭很難接
或是說他總是遲到 凹他請喝飲料
不過老實說 最近遲到的機率有降低 

對他印象最深的事情
是關於他的好脾氣 因為我冷靜想想
我似乎從來沒有看過他生氣
當然也可能是因為 他的好友們 也就是我和獅頭
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人吧 
但就衝著這一點 希望他能趕快找到好女孩 重新再定下來

和他們兩個的相處模式
跟我和其他朋友的狀況差很多
我們三個是以互相叫囂與對罵的方式相處的
例如說 走著走著 突然會轉頭看著獅頭說"看屁阿"
即便他根本沒看你
或是 對對方倒楣的事情 我們也會毫不猶豫的笑
或許是這樣吧 我們一起經歷過國中那段念書考試
有點被壓抑 但卻很有回憶的日子
我們曾經共過苦 因此 現在多半同著樂
盡量享受開心的日子 

為什麼突然寫到他們 是因為 我和獅頭最近都看完送行者
出現了下面的對話 

獅:
是阿 我們就是要漫罵才能展現出真感情啊 
玉:沒錯 
獅:太犯賤了 我們 

玉: 這是旁人無從得知的深厚感情  搞不好哪天 我們有人老了 掛了 其他兩個還要罵說 很沒用ㄟ 死那麼早 
獅:一定要的阿 還要踹幾腳 被家屬趕走 我會這樣對你 真的 
玉: 有必要說的哪麼肯定嗎?你等我踹你吧 怎麼看都我會活得久 
獅:來比吧 輸的要被踹飛 
玉:輸的根本不能還手吧 
獅:而且也不會痛 還是住院的時候先踹吧

跟國中生一樣
講著不著邊際的話語
即便是在29歲的時候
但說的卻格外開心

 

    全站熱搜

    iamdenn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