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是路上的鎖店一樣
秧行理事也是屬於平常都看得到也找得到
但需要時 例如理監事會議後
就會人間蒸發

除了和藹可親的許爺爺....

也因此 在許爺爺卸下理事職務後
就可以預料 這次沒有甚麼人可以讓我打去問了
原先盤算的是接手的劉老爹
但沒想到老爹在我和名駒的連袂狂摳下
只給我們一直聽
"您的電話轉到語音信箱...."

好吧 那試看看部長好了
偷偷問了螻蟻 部長的電話
call了幾通 有通ㄟ 不過死都不接

算了 反正鵬杯杯都出現
我也就沒有在意

沒想到部長那麼閒 大概看到不知名的未接來電
怕是老婆偷換電話查勤 或是經紀部出包(畢竟最近部會出包機率很高..怎麼看也該輪到了)
結果在七點回電了

"你好 我是尹Z#%#!"
我整個聽不懂 身為一個跑秧行的記者
不認為自己會在七點多接到經紀部長電話也是很合理的
加上他講話不清不楚 讓我愣了三秒才知道他是誰...
可是 我已經知道降息半碼了...我要跟他說甚麼

"部長好 本來是想問您有關理監事會議的內容 因為您是理監事"
"喔喔 那個喔 我一半就走了 後面都是講整體經濟的嘛 我就沒有聽了"

原來秧行理監事會議哪麼輕鬆
看來就是大家坐下(搞不好不用坐下)

鵬杯:那個發下去 有問題趕快說 不然就簽名畫押
等大家畫押好了
才開始講述理由和分析經濟現況
所以事務繁忙的長官 就去畫個押 跟大家拍拍照 就可以閃人了
也難怪名駒後來和劉老爹也是雞同鴨講
畢竟呆到最後的 可能只有鵬杯杯和秧行官員吧

其他人都忙著回去洗畫押後 紅紅的大拇指

iamdenn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