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友報出現要裁員的消息後
突然本報長官寄了封信 緊急要大家回去開會
說有要事商討
雖然說本報仍號稱第一大報
但在這媒體界風雨飄搖的時候
這封信仍帶來不祥的預感

於是在美好的週五晚上
在某螻蟻同事不斷說著
"我覺得長官一定都沒有女朋友或是社交生活 不然怎麼會選週五晚上開會"
的聲音中 回到了公司

說九點四十五分要開的會
搞到十點快半才開始
長官先發了一張紙下來 說"要增版了"
旁邊的同事還跟我小聲的說
"應該是開玩笑 你知道長官最愛講反話"
因為 據該同事內線掌握的消息是要發佈縮版訊息
我也不疑有他

結果 ㄟ 紙上寫著
"版面從四點五個版擴到六個版不等"

這是怎樣 是說版變多了嗎?
還沒時間細究內線怎麼那麼不準確 會議就開始了

霹哩ㄆ拉說了一堆 總之就是版增加了
還有前版多了兩個版給本中心(甚麼時候我們那麼受重視)

突然一通來自大頭的電話 長官急急忙忙去接
回來後說 大頭好像會下來 大家認真一點

不到五分鐘 某個很像三立劇中男主角(不是一段X與Z的故事 是台灣AA火之類的)的捲捲頭走了進來
"看起來應該是大頭吧""莫非臨時決定要跟進友報?""要有主見阿"
結果我的想法沒有成真
不過也不好玩 大頭說了一堆對本中心的抱怨
說甚麼某長官看本報買了基金 結果慘賠(那你給他加薪好了)
還說中油和台塑跑不好等等 讓螻蟻小姐一付受不了的樣子(事後更撂下 那你也去賣油賺錢啊的狠話)
本來想沒我的事 結果大頭竟然說
"我之前台幣30元左右本想換美金採購紙張 結果有人跟我說本報表示台幣會升到28元"
"害我沒有買....."

"靠 這不是衝著我來嗎?"
在秧行待久了 甚麼沒學會 啥事都要發澄清稿有學到
於是逮到機會我說
"就我印象裡 我應該是沒寫過台幣到28元 可能是某機構說的吧"
"不過他一定有很多前提"

"很好 先把責任推掉 不過也不強調對方亂寫或說錯"我心裡想

接下來 要舉一些佐證
"像我之前因為有台幣的需要 所以我大約30元時自己也有買 現在看來買得還算對"(天曉得我哪時候買過)
"所以 如果大頭將來還需要買紙 或許可以先跟我說一下....."

大頭露出會心一笑

"很好 舉例證明我的專業 並讓大頭知道我的產出是有意義的"
"最後留下與大頭談話的伏筆 並顯示我對於公司的關切"我心道

就這樣 大頭繼續連番攻擊其他同事 然後就跑了
走之前還撂下一句
"我們不減張 也可以做菁英報"

這....
只能說大頭對友報怨念很深啊

經過近兩個小時的會議
唯一了解的 大概就是以後工作要加重了
我想 我業障並不輕...

iamdenn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