秧行記者要見到彭杯 說難不難 說簡單也不簡單
尤其當他並不想見你時 就必須躲躲藏藏 拿肉身擋車
才有機會換到他的一句話

為了打房市的問題 昨天再度去賭彭杯
先是在寒風中站了快半小時
我只穿了襯衫和針織衫 可說完全沒有禦寒作用
只穿一件帽T的黃小猴 把帽子戴起來 搞得跟周杰倫一樣(對 是大一號的)
晚點也跟下來的maggie比較聰明 好歹加了外套

弄了半小時 終於汽車發動了
彭杯火速從電梯衝出來
就在這個moment 我和小猴急忙一個箭步衝上去
就差沒躺在車前面 不讓他過去(還是彭杯會見獵心喜 想說碾一個記者是一個?)

選擇性信用管制和存準率 彭杯一個都不挑
只撂了一句"我一說 你們就知道我的意思了嘛"
(OS:才怪 你常常說了 我們還是搞不懂你的意思)

然後開始握手 使出好朋友那一套
上車後 還打開車窗說"很冷喔 只有十度 快回去"

我說彭杯阿 你的十度是看新聞知道的
我們可是剛剛經歷過 這個十度我們清楚得很

既然你那麼憐惜我們 下次可以把一大樓一樓開放記者堵人
或是直接在你六樓辦公室開一間儲(躲)藏室

這跟打房比起來 對我們這些市井小記者來說
更有直接的用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amdennis 的頭像
iamdennis

牧場中的魚

iamdenn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