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多了一個乾媽
這也是我人生中第二個乾媽

第一個是小時候 因為常去住阿姨家
所以阿姨就叫我認他做乾媽
(但仔細想想 阿姨理論上不是比較親嗎?為什麼要改做乾媽?)

anyway 這是第一個乾媽

至於昨天 認的那個 是靠兩杯高粱換來的
立法院秘書大姐(嬸?)
就這樣變成我的乾媽 扯的是 當我乾了兩杯
莫名其妙變成乾兒子時 我連她是誰都不知道

不過 大嬸原本看似還真的把我當成乾兒子一樣 說甚麼 

哀 我沒帶名片給你 不過沒關係 你到立法院可以打給我

可是當他告訴我他的分機後 我頓時懷疑他要當我乾媽的決心

我分機是
5566

不是我要說 大嬸 你這個分機 該不會是呼巄我吧

哀 可見政治界果然是燈紅酒綠 飯局真的很亂
也許沖哥 彭杯他們也是到處認乾兒子 乾女兒
還是莫非繼豬姊姊是彭杯的乾女兒
(這樣總裁位置就可以世襲了)
或是哩數得是食宿沒的乾兒子
(這樣財政部舉債 可以請主計處睜隻眼閉隻眼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amdennis 的頭像
iamdennis

牧場中的魚

iamdenn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